機床網
“中國制造”在阿富汗的奇幻之旅
2021-08-30 09:29:49

阿富汗最近是超級熱點,連身邊平時不怎么關心時政內容的朋友都過來問我“塔利班”到底是什么。這種感覺讓我覺得非常舒適——之前總是被人說“咸吃蘿卜淡操心”而積累的那些“知識”現在突然之間就適銷對路了。

打開抖音,情況也差不多,原來大數據算法推薦給我的都是漂亮小姐姐跳舞,現在全都是大胡子端AK,我號都給養廢了。

作為一個媒體工作者,這種熱點該蹭還是要蹭一下的,萬一火了呢?所以,我聯系到了老唐,一位現在正在喀布爾的中國電氣工程師,和他聊了一些關于阿富汗的問題。

聊完之后,我感覺我對阿富汗的認知刷新了。

今天,我們就來分享一些關于阿富汗的事。


一、戰亂的阿富汗 寧靜的喀布爾


長期生活在國內的中國人,對于阿富汗必然是有一些刻板印象的。在我們絕大多數人的觀念里,“自殺襲擊”、“恐怖組織”、“轟炸”、“屠殺”……這幾個詞基本上就成為了阿富汗的標簽。

人們對于阿富汗的印象已經定型了,提起阿富汗就想到了一群衣衫襤褸、挎著AK-47和火箭筒的游擊隊,盡管阿富汗游擊隊的確是這個樣子。

多少年來,我們很難從新聞或者別的什么渠道里了解阿富汗的另一面,關于阿富汗的新聞,80%都是武裝襲擊,剩下的20%是作為報復進行反擊。

阿富汗戰亂不止是事實,

但不是100%的事實,

至少不是喀布爾的事實。

老唐以電氣工程師的身份來到喀布爾之前也覺得阿富汗到處都是戰火硝煙,但當他走出喀布爾機場的時候才發現,哦,原來也就那樣。

這也是阿富汗(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有天夜里,老唐聽見外面槍聲大作,到處都是自動步槍掃射的聲音,把他嚇了一跳。后來才知道,那天晚上,阿富汗的一位拳擊運動員在國際賽場上獲勝了,不少觀眾按耐不住喜悅之情,當場就抄起AK朝天上打幾梭子表示慶祝。

頗有點老外第一次來中國過春節的意思。

寫了這么多隨筆日記一樣的文字,其實就想表達一個意思:阿富汗的確是個戰亂纏身的國家,但這不意味著你出門喝個茶都能遇見五個狙擊手。阿富汗的老百姓也是普通人,也要過柴米油鹽日子的。

來中國城挑選商品的市民(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在喀布爾,絕大多數時候,日子還算太平。

正是這種太平,讓在阿富汗的中國商人有了做生意的良機。


二、風靡阿富汗的中國商品


當老唐告訴我“阿富汗市面上80%的商品都是中國貨”的時候,我絲毫不感到意外。畢竟我們當了這么多年的“世界工廠”,還是應該有些起碼的自信。

根據阿富汗政府的相關數據,中國2019年向阿富汗出口了大約6億美元的商品,只占阿富汗總進口額的13.52%。

中國和阿富汗之間的貿易,我們這邊主要輸出電器和電子產品、醫藥、機械、服裝,阿富汗向我們出口的主要是農產品。

說真的,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原來中國商品在阿富汗那么受歡迎。衣食住行,每一種品類的中國商品在阿富汗都能受到追捧。

一般我們談起在阿富汗的中國人,往往會想起那些從事基建、礦產和通信方面的大企業:華為和中興很早就在阿富汗進行布局了,中石油、中冶、中鐵十四局、中國十九冶等14家中資企業都在阿富汗有項目。

不過,這些巨無霸企業的業務實在是太高端了,一般都是直接和阿富汗國家級的官員對接,普通市民根本接觸不到。

在阿富汗普通市民的生活中,對中國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中國城和中國城里的商人們。

在喀布爾的中國城,每當有集裝箱貨車開進來,當地的老百姓就會過來圍觀——看看你們這些中國人又弄來什么好東西了?


(一)衣

我們很難說阿富汗市場上到底有多少中國產的服裝,也無法統計阿富汗的訂單幫助福建和浙江的老板們換了多少輛瑪莎拉蒂。

雖然我沒去過阿富汗,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阿富汗的服裝城逛街的感覺必然和我以前回老家逛廟會的感覺是一樣一樣的。

因為和廟會上一樣,在阿富汗的很多服裝店里,你根本找不到適合尺碼自己的衣服——這里的衣服幾乎都是來中國服裝廠的尾貨,斷碼的情況遍地都是。雖然不是所有阿富汗商家都這么玩,但這種情況真的很普遍。

阿富汗的普通集市和中國廟會沒啥差別(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從這里,我們大概也能感受到阿富汗一般老百姓的收入水平——正規品牌的服裝,哪怕是優衣庫,對他們來說還是太奢侈了。

不過,這不意味著阿富汗人不講究衣著,成衣雖然不敢恭維,但長袍在阿富汗還是非常受歡迎的——本地人一年要做七八件長袍。未來,如果阿富汗的重建工作走上了正軌,往阿富汗出口布匹或許會是一門比成衣更好的生意。


(二)食

說到吃的,雖然阿富汗主要還是從伊朗和巴基斯坦進口糧食,但最受歡迎的食品卻是中國制造的方便面。

老壇酸菜和紅燒牛肉居然在阿富汗火了(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阿富汗本地人去醫院看望生病朋友的時候,總喜歡帶點中國方便面過去。兩個留著大胡子的阿富汗老哥心心念念地分食一包康師傅紅燒牛肉面的畫面,我估計最野的廣告導演也拍不出來。

不過阿富汗人吃方便面和我們不一樣,中國風味的方便面是湯面,阿富汗做方便面是要炒的。聚餐的時候,炒方便面總是最先被分的一干二凈。

最近的那盤就是炒方便面(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其實,中國人也曾經有過這種對方便面的異常熱愛。

90年代是方便面在中國市場上最出風頭的時候,統一、康師傅、面霸120、北京、白象……各個品牌的方便面在中國市場上輪番登場,電視上不一會兒就有一個方便面的廣告。伴隨著方便面出現的,還有雙匯、金鑼、雨潤之類的火腿腸品牌。

方便面、火腿腸……這些快餐食品高油脂、高鹽分、高熱量,自然稱不上健康,但濃烈的口味卻很容易就能讓人滿足,這種原始的口舌幸福感,大概是每個不富裕的社會都曾經經歷的——美國的炸雞,韓國的部隊火鍋,雖然都不是什么健康食品,但都承載著一代人的回憶。


(三)住

中國建材在阿富汗市場表現得非常不錯。

塑鋼門窗、鋼筋、門把手、水龍頭……甚至連地面上的井蓋也都是和國內一模一樣的款式。

這個井蓋實在太眼熟了(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老唐的一位阿富汗土豪朋友在裝修上就將這一點表現得淋漓盡致——盡管土豪兄的宅子位于喀布爾,但他家的建材、家具全都是中國進口的,有必要的話,甚至會直接從中國發貨過來。

和國內塑鋼窗戶也沒啥區別(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這種講究,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了的。

上一個這么講究建材產地的案例,還是明治維新時候的日本——那年日本要修海軍學校,為了向當時最強大的英國皇家海軍看齊,日本人專門從英國進口磚頭,按照英國的建筑風格,修建了一所海軍學校。

今天,中國建材已經在阿富汗站穩了腳跟:上到政府機構和之前的美軍營地,下到一般老百姓接個水管,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選擇中國建材。


(四)行

網上很多去過阿富汗,或者在阿富汗生活過的人都說,阿富汗像極了中國的80、90年代,那時候的中國老百姓也買不起汽車,一般人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車,最好也就是摩托車了。

阿富汗也一樣。

對阿富汗人來說,中國制造的電動車是個不錯的選擇。

阿富汗中國城的員工和幾個企業代表出去調研的時候,因為擔心交通擁堵,所以決定騎著電動車過去。因為阿富汗本地電動車很少,所以他們幾個人一上街就引起了圍觀群眾的好奇心。

中國電動車引發了圍觀(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一群阿富汗市民圍著他們詢問電動車的價格和耗電量,只可惜,一輛兩三千元人民幣的電動車對阿富汗人來說還是太貴了——只能幾個人湊錢一起買一輛輪流開。

這種精明的思維,真的和三四十年前的中國老百姓一模一樣。

電動車合影這件事幾乎是必須的(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毫無疑問,中國商品已經在阿富汗生根發芽了。這些小商品沒什么技術含量,也沒有多大的產值,但中國制造的這些小玩意兒確確實實走進了阿富汗人的生活,也確確實實受到了他們的喜愛。

中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 “達則兼濟天下 ”的溫良,看到中國制造的商品讓阿富汗人的生活品質提高,作為中國人真的應該感到驕傲自豪。


三、阿富汗的“中國制造” 品質如何


不過,中國制造的東西在外面也并不是十全十美的。很多人應該都聽說過這樣的傳說:中國制造的商品里,一級品賣給日韓歐美,二級品留在國內,三級品出口非洲。

無獨有偶,我之前的朋友,一位來自外蒙古烏蘭巴托的兄弟,也向我吐槽過中國制造的問題。他本人來過很多次北京,知道“中國制造”的真正實力,但只要回到蒙古,他能買到的中國商品永遠都是質量低劣的低端貨。

如今我們生活里絕大多數的產品都是國貨,也沒聽誰說過什么質量不靠譜的事情。在國內殘酷的競爭和嚴格的監督之下,那些品質差的低端產品早就已經淡出了主流的消費市場。但在國外,這些低端商品卻還在流行。

低端產品,非常要命。

因為低端產品砸的是“中國制造”的招牌。

不過,這事兒不能怨中國商人。喜歡往阿富汗倒賣低端產品的主要是阿富汗本地的商人。

阿富汗商人從中國采購商品的時候,往往不怎么會考慮產品的質量,他們關心的只有價格——只要足夠便宜就完事兒。

作為電氣工程師,老唐提到過一種讓他感到“無語凝噎”的國產電源轉換插座——為了減少成本,本來應該用銅制作的電靴被換成了白鐵皮,結果用不了多久,這種插座就會過熱融化,然后徹底報廢,讓本不富裕的阿富汗家庭雪上加霜。

2008年之后國內就很少見到這種商店了(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除了劣質產品,阿富汗市場上還有大量的“淘汰產品”——在這里,甚至還有很多商店在銷售不知道是哪個中國廠商生產的黑白電視機和收音機,這種東西在國內二十年前就淘汰了,沒想到居然在阿富汗迎來了第二春。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往阿富汗販賣“工業垃圾”背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阿富汗人的收入水平太低了。

作為一個商人,最可怕的事情莫過222于貨壓在手里賣不出去。每一個生意人都知道“品質為王”的道理,但是轉念一想,花大價錢采購的高端貨要是賣不出去怎么辦?國產的高端電視一萬多人民幣一臺,別說普通老百姓,就算是當地中產階級也未必消費得起。

俗話說“無恒產者無恒心”,常年的戰亂和動蕩的局勢,也同樣使得阿富汗本地的一些商人缺少耐心去深耕單一領域,總是想著賺快錢,最好是一錘子買賣,賺了錢就跑路。

國內有一個不太出名但品質還不錯的牙膏品牌叫“芳草”,價格很便宜,淘寶上買6支也只要25塊錢還有贈品。之前有一個阿富汗商人從中國進了一大批“芳草”牙膏,在阿富汗各地鋪開銷售,賣得非常好。

但問題是,從那次之后,“芳草”牙膏就在阿富汗市場上銷聲匿跡了。原來,那個阿富汗商人靠賣牙膏賺了第一桶金之后就放棄了這個生意,轉而去做其他利潤更高的產品。

相比起充滿“市井狡詐”的一些阿富汗商販,中國城里的中國商人就靠譜多了。中國城里賣的東西才是中國制造真正的品質展現——和國內產品的質量是一樣的。老唐說,這可能就是他們中國城存在于阿富汗的意義——努力地用實際產品和行動改善中國制造在阿富汗的形象。

阿富汗小商販(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在阿富汗最受歡迎的中國產品,是太陽能電池板。

阿富汗缺電,停電是常有的事,短則幾個小時,長則數天,這種情況幾乎每天都有。美軍剛剛進入阿富汗的2002年,阿富汗的電廠每三天供電四五個小時。2006年中國商人在當地修建造紙廠的時候,每天也只能保證四五個小時的供電。

倉庫里堆積如山的太陽能板(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2009年,中國商人在阿富汗投資建設了阿富汗第一家鋼廠——明海鋼廠。雖然這家年產五萬噸鋼鐵的工廠在國內排不上號,但在阿富汗絕對是“鋼鐵大王”。

然而,鋼廠是用電大戶而阿富汗極度缺乏電力,但為了保證明海鋼廠的電力供應,阿富汗也是操碎了心。當時作為電力部長的伊斯梅爾汗向中國商人抱怨:為了給鋼廠供電,我要犧牲一千八百戶老百姓的家庭用電。

為了追求正常穩定的生活,稍微有點錢的家庭都會花錢買太陽能電池板。有錢人買中國原裝進口的光伏板,沒錢的人攢錢也要搞幾塊中國流出的二手光伏板。阿富汗一些比較有錢的農村,都已經在使用光伏板來驅動水泵灌溉了。

野外安裝的太陽能板(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中國正好是世界上最大的光伏器件生產國,順理成章地,中國的光伏板席卷了整個阿富汗。

在缺電的阿富汗,中國城的中國商人們自建了一個小型太陽能電站,白天的電用不完,就存著夜里繼續用。中國城在夜間卻還能把廣告燈牌功率全開,引起了當地阿富汗人的極度羨慕之情,以至于周圍的鄰居經常過來找中國城“蹭電”——我們的人也不好拒絕,說只要你有電線就行,結果別人瞬間就從車里抽出一大捆電線。

這種局面下,你要是去賣光伏產品,打不開銷路才有鬼呢。

商店里銷售的中國光伏板(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老唐作為電氣工程師,非常了解阿富汗的光伏板市場:在阿富汗,當地人非常認可中國產品和中國的技術——很多有錢人買了光伏板之后,都還會專門花錢請中國工程師來看看,中國工程師說好才算好。


四、阿富汗,或許是中小企業 反內卷的一條出路


最近越來越感覺到,我們分析事情做決定的時候,不能總是依賴于刻板印象。很多人提到阿富汗就只能想到自殺炸彈和斬首,這種心理類似于一些外國人提到中國就是“你為什么不留辮子?”、“你為什么不會武術?”。

即便是像阿富汗這樣打了42年戰爭的國家,也依舊有市場,依舊有做生意的機會。但在很多中國人的眼中,阿富汗的形象已經固定了,仿佛成為了一個去了就會被恐怖分子綁架的國家。

正在卸貨的阿富汗工人(圖片來自阿富汗工貿)

信息的不對稱、長期只接受單方面信息而產生的刻板印象,不僅僅影響我們的認知,有時候也會影響我們的決策——中國日用品市場“內卷”得有多嚴重不用我多說,但大家仍然是寧愿在國內卷來卷去,也不愿意試著去阿富汗或者其它一些落后國家碰碰運氣。

但在阿富汗,工業產能是極其寶貴的。阿富汗人渴望工業,渴望到什么程度呢?

阿富汗的一個商會主席,自己在本地有一家拖鞋廠,部分原料和設備來源于中國。中國企業幫他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他很高興,然后建議這家安裝太陽能板的中國企業和他一起生產拖鞋。

在我們眼里看上去很天真,但阿富汗人對生產的熱情可見一斑。

拼多多上,最便宜的一雙拖鞋只要3元,最便宜的塑料儲物架只要5元,確實很便宜,的確也能賺錢,但這樣卷下去,真的有前途嗎?

中國的去產能已經轟轟烈烈做了很多年了,并且在可以預期的未來,中國還會繼續清理低端的產能。這里,就出現了一對矛盾:

一方面,低端產能在中國留不下來,不論是消費市場還是監管機構,都已經不再需要除了價格一無是處的低端產能了。另一方面,世界上沒有工業能力的國家很多,疫情的沖擊之下,本來好不容易積累了點工業基礎的不發達國家又被打回了原型。

從打火機到盾構機,中國都能搞定。中國的工業產能恰恰就是剛剛從戰亂中回過神來的阿富汗人需要的。之前去的中國人已經用自己的努力在阿富汗為“中國制造”打下了很好的群眾基礎,希望以后的中國商人能在阿富汗發現更大的商機,創造更多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