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床網
中美較勁,日本慌了:擔心自家芯片產業被摧毀
2021-08-24 09:59:59

美國奉行“美國優先”,要加強自己的芯片供應鏈,犧牲日本又何妨。

據路透社報道,日本擔心,美國與中國的芯片競爭,可能摧毀日本的芯片產業。

今年早些時候,日本經濟產業省就在發布的文件中,發出警告:預計到2030年,日本芯片行業的份額可能歸零。

中美較勁,為什么會影響日本?

日本芯片產業,又該何去何從?

1.中美都很拼


芯片產業,已經成為中美角力的戰場。

華為被卡脖子后,中國下定決心打造自主化的芯片供應鏈體系。

從國家、企業再到民間,都在行動,具體就不多做介紹。

最新的一個案例是,中國企業聞泰科技的全資子公司安世半導體斥資5.4億元,收購了英國最大的芯片制造商Newport Wafer Fab母公司NEPTUNE 6 LIMITED全部的100%股權。

聞泰科技公告

詳細情況,可以看看正解局《中國公司收購英國最大芯片公司:英國,這次會同意嗎?》(點擊標題即可閱讀)這篇文章,有深入的分析和預見性的判斷。

再看美國,也將芯片產業列為重要國策。

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將增強芯片制造能力形容為“經濟和國家安全的當務之急”。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美國相繼出臺多項法案,并投入540億美元,用于研發制造芯片。

美國國會還有意扶持英特爾等美國廠商,以加強生產能力,推動半導體供應鏈回歸美國本土。

在特朗普的“盛情邀請”下,臺積電已決定投資35億美元赴美建廠,計劃在2021年動工,2023年裝機試產,2024年上半年規模投產,直接部署目前最新的5nm工藝,規劃月產能2萬片晶圓。

就連全球唯一一家EUV光刻機生產商的ASML公司,也決定響應美國號召,將公司總部搬到美國鳳凰城。

ASML公司

美國的力度之大,可見一斑。

2.殃及日本



其實,在華為事件之前,全球芯片行業整體上處于一種微妙的平衡中。

美國主導研發,日韓和中國臺灣強在制造,歐洲的角色基本是消費者,中國大陸的存在感也不高。

2020年度純晶圓代工各地區銷售額占比(括號內為2010年占比,圖源:IC Insights)

華為被卡脖子,倒逼中國舉全國之力奮起直追,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美國出于對抗的不甘示弱,更加劇了整個行業的競爭。

再加上,最近影響廣泛的汽車芯片短缺,直接威脅到了歐洲為數不多的優勢產業——汽車產業。

原本置身事外的歐洲國家,也開始擔憂芯片產業鏈的安全性。

于是,以德國、法國、西班牙等為代表的13個國家,已計劃聯手投資芯片及半導體技術。據了解,投資金額約為1450億歐元(約9475.6億人民幣)。

像韓國這樣的優勢玩家,也在暗暗使勁。

今年5月13日,韓國政府發布一項名為“K—半導體產業帶”的計劃,目的就是讓韓國實現2030年綜合半導體強國的目標。

國家有號召,企業有行動。

三星電子、SK海力士等企業宣布10年內將投資510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3萬億元),今年的投資額將達41.8萬億韓元。

為了半導體,韓國甚至假釋了三星的老板李在镕。(詳見《美國搖旗助威,韓國4大財閥施壓文在寅放人:財團坐大,有多可怕?》一文,點擊標題即可閱讀。)

真是夠拼的。

前有標兵,后有追兵,日本能不著急嗎?

日本的芯片產業,正解局此前也撰文介紹過。

作為曾經的王者,日本在全球芯片領域的市場份額一度高達50%,現在只剩下10%左右了。

現在,日本在芯片領域的優勢,主要集中在半導體材料和設備領域,也就是產業鏈的上游。

例如信越化學和SUMCO的晶圓、JSR和東京應化的光刻膠、昭和電工的CMP研磨液等等。

這些半導體材料,說重要也重要,但門檻也沒想象中的那么高不可攀。

2019年7月1日,日本突然宣布,對出口至韓國的半導體材料進行管制,震動了韓國的芯片產業。

新聞報道

2年過去了,現在看來,日本的管制,不僅沒有卡住韓國的脖子,反而倒逼韓國研發出替代產品。

像高純氟化氫(氣體),韓國SK材料公司已成功實現5N(99.999%)級高純產品的量產。

再如氟化聚酰亞胺,韓國科龍工業已經建成了量產設備,并達到了出口的水平。

在EUV抗蝕劑方面,韓國則是轉向從歐洲進口。

一旦有了其他選擇,日本半導體材料的優勢也就喪失了,實在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從市場份額50%跌到10%,日本反躬自省,認為主要是因為技術不再領先,與此同時,競爭對手的成本更低。

現在,中美較勁,韓國也在發力,歐洲又加入進來,整個芯片行業已經在“內卷”。

長此以往,日本的市場份額還將下降。

日本經濟產業省甚至估算出了時間表,預計到2030年,日本芯片行業的份額可能歸零。

新聞報道

那意味著,日本芯片產業被摧毀,徹底出局了。

3.歷史重演



面對嚴峻的形勢,日本也沒有坐以待斃。

一是加大投資力度。

有數據顯示,日本政府已撥款5000億日元(約合45億美元)來加強芯片技術供應鏈。

芯片制造是典型的資本密集型產業。一座先進晶圓廠的建造成本約為100億美元,投資巨大。

日本這點錢,實在是有點擺不上臺面。

與美國的540億美元、歐盟的1450億歐元相比,差得有點多。

要知道,中國的集成電路國家產業基金,一期規模1387億元,二期預計超2000億元。有智庫研究認為2020-2030年,中國的半導體新增投資將超過12000億元。

二是調整產業方向。

今年6月,日本政府批準了日本經濟產業省西川團隊制定的一項戰略,以確保日本有足夠的芯片,以便在推動未來經濟增長的技術領域展開競爭。

其中一項舉措,就是把日本變成亞洲的數據中心。這樣的中心會對半導體產生巨大需求,反過來又會吸引芯片制造商在附近建廠。

這是典型的“以市場吸引技術”思路。

看起來很美好,但是,大數據與互聯網產業密切相關。

放眼亞洲,中國的互聯網產業最強,東南亞的互聯網逐漸自成一體,日本想要成為亞洲數據中心,幾乎不可能。

成不了數據中心,又靠什么發展芯片產業?

雖然日本的芯片產業基礎不錯,但從現階段的產業布局、未來的投入與規劃看,確實不占優勢。

更為關鍵的是,日本還擔心被美國“掏空家底”——

美國會像對付臺積電那樣,“盛情邀請”技術領先的日本企業在美國本土建廠。

如此一來,日本真的是優勢盡失。

從歷史上看,這并非杞人憂天。

日本經濟長期依賴美國,一旦冒頭,美國便會痛下殺手。日本芯片由興轉衰,早已證實了這一邏輯。

現階段,美國奉行“美國優先”,要加強自己的芯片供應鏈,犧牲日本又何妨。

不過是歷史的重演罷了。




  • 回轉反吹布袋除塵器 - HFB-300 回轉反吹布袋除塵器 - HFB-300,HFB-300,金屬加工機械 - 其他,哈爾濱鑄造機械制造有限公司,回轉反吹布袋除塵器 - HFB-300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
  • ANCA MX7萬能磨床 新一代ANCA 數控工具磨床MX7 功能強大,使用靈活,正幫助ANCA 帶來全球工具磨削行業的一場變革。MX7 完全適應當今的經濟現狀并滿足高精度、大批量的生產需求。高效、高品質的 MX7,能以最短的調整時間加工出各種不同尺寸和批量的產品。 快速、靈活、昂科機床的品牌信賴度以及高精度 – MX7 全部具備。
  • 三角把手 三角把手
  • 數控機床護罩產品領域領導者 數控機床護罩產品領域領導者就數新蒙特機床附件,新蒙特機床附件是一家集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現代化企業,直接線上銷售,沒有中間商賺差價,價格大大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