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床網
百億國企現塌方式腐??!多名高管致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2021-08-20 10:08:00

8月18日,據山西省紀委監委消息,太原重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太重集團”)原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張志德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雙開”。


觀海解局注意到,自去年10月后,半年內太重集團已有7名高管落馬,其中多人“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推進省屬國企改革不力


張志德,1966年9月出生,山西汾陽人,大學本科學歷,1987年7月參加工作。



張志德自2000年起就一直在太重集團工作。當年他的起點是太原重工起重機分公司副經理,5年后成為分公司經理;2009年,張志德擔任太重集團董事兼太原重工總經理,此后他還曾兼任太原重工董事。張志德在太原重工總經理的位置上干了3年,后任太重集團黨委常委、副董事長、總經理,并兼任太原重工副董事長、董事等職務,直至今年1月落馬。


如今7個月后,張志德被“雙開”。


通報指出,張志德搞迷信活動;為謀取人事利益給予他人財物,違規為配偶辦理延遲退休;違規設立“小金庫”并濫發津貼補貼;不認真履行工作職責,推進省屬國有企業改革不力,不如實向上級報告工作,對下屬公司風險防控不力;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職務提拔、業務承攬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老領導貫徹執行上級決策部署不力


五天前,張志德的“老領導”,山西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原黨委委員、副主任王創民被“雙開”。



王創民,1962年10月出生,山西臨猗人,研究生學歷,工學碩士學位,教授級高級工程師。


他曾長期在太重集團工作,先后擔任質檢處技術科科員、科長,質檢處副處長,技術質量部副部長,起重煤氣設備部副部長兼起重煤氣設備廠廠長,集團總經理助理,起重機分公司經理等。


2000年4月,王創民任太重集團副總經理,后任副董事長、總經理等。2012年2月,他出任太重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張志德于2008年1月至2021年1月先后任太重集團黨委常委,黨委副書記。對比張志德與王創民的簡歷發現,二人在太重集團黨委常委班子里共事12年。


2020年2月,王創民轉任山西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委員、副主任。


值得一說的是,履新省國資委后,2020年5月12日,山西省審計廳開始進行王創民任期經濟責任審計,要求干部職工反映王創民任職期間貫徹執行國家有關法律、法規、政策,重大決策,個人廉潔自律等方面的情況,以及本單位執行財經紀律等方面的情況。


2020年10月,王創民落馬。今年8月13日,他被“雙開”。


通報指出,王創民履行全面從嚴治黨政治責任不力,貫徹執行上級決策部署不力。


半年內7高管被查


包括張志德、王創民在內,自去年10月至今年4月,半年內太重集團7名高管相繼被查。


就在王創民落馬的同一天,太重集團原黨委常委、董事范衛民被查。范衛民同為太重的老員工,2012年與王創民搭班子,曾任太原重型機械集團董事,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2017年7月晉升太重集團黨委常委、董事。


王創民與范衛民落馬一個多月后,去年11月21日,太重集團副總經理杜美林和太原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專職外部董事張克斌被查。


杜美林長期在太重集團負責財務工作,曾任財務資產部部長、總會計師,2020年5月升任太重集團副總。張克斌從2000年4月到2019年1月,一直擔任太重集團副總經理。


2020年12月,已被免職7個月的太重集團原總經濟師曹紀生被查。今年1月18日,太重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張志德被查。4月,太重集團副總經理王春樂落馬。


觀海解局注意到,目前上述七人中除了王春樂,其余六人均已被“雙開”。張志德、范衛民、曹紀生、王創民都涉及一個問題——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關鍵崗位廉潔風險防控不夠


最后說一下上述7名高管此前所任職的太重集團。


太重集團始建于1950年,是新中國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一座重型機器廠,屬國家特大型骨干企業。該集團于2005年進入中國制造業500強,2008年跨入百億級企業行列。數據顯示,目前太重集團總資產已達533億元。


在2015年底進行的省委巡視中,太重集團被指領導班子結構不盡合理,個別班子成員“一崗雙責”擔當乏力,執行不力。集團所屬分公司子公司權力清單不明確,所屬公司在設備采購招投標方面存在違規違紀、靠山吃山、利益輸送問題等。



2019年9月,山西省委第五巡視組再次對太重集團開展為期3個月的常規巡視工作。這次巡視指出,太重集團仍然存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重點領域和關鍵崗位廉潔風險防控不夠,選人用人導向不夠鮮明,上輪巡視整改落實不夠到位等。


2020年8月,太重集團公布巡視整改情況時,強調太重集團正在進行“求生脫困”,還提到了違規經商辦企業,子公司財務管理混亂,工程項目、物資采購存在廉潔風險,選人用人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