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床網
人民不肯原諒范冰冰
2020-10-06 22:04:07

從感業寺到皇宮,武媚娘用了3年時間。在現實生活中,作為武媚娘的扮演者范冰冰,想要“回歸”卻沒那么容易。

如今,逃稅風波已過兩年,人們對范冰冰的抵制從未停止。

勇敢如LV,官宣范冰冰為品牌代言,被網友罵到刪博;無畏者法國嬌蘭,再選范冰冰為品牌代言人,更是引發網絡刷屏——“嬌蘭瘋了”!知乎上,“大概就是打臉勤勤懇懇納稅的中國人吧”的評論,獲上萬點贊。

代言被抵制之際,官司接踵而來。上個月,范冰冰被起訴兩次,案由皆是合同糾紛,也就是說,在幾乎無戲可拍的兩年里,范冰冰依然要為之前的圈內行為“還債”。

700多天過去了,人們還是不愿意原諒范冰冰。每隔一段時間,這位商業女王總會傳出復出消息,但真正的復出至今沒有到來。

01
從“女王范”到“網紅范"


這兩年,范冰冰試水網紅帶貨,清倉唐德股票,售賣廉價商品的同時又頻頻登上國外時尚雜志封面。

在復出遙遙無期的日子里,賺錢成為依然要體面生活的范冰冰的首選。

逃稅風波后,她的微博正式重啟則是2019年3月。從2018年10月算起,沉寂的這5個月,范冰冰沒閑著,做起了線下實業。

3月底,一家叫“妙美膚殿堂”的美容院盛大開業,范冰冰、李晨、張鈞甯、馬蘇等眾明星一起為其站臺。雖然身邊人否認美容院為范冰冰所開,但據天眼查顯示,該公司唯一股東為北京麗宮影視文化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最終受益人正是范冰冰母親張傳美,后者擁有98%的股份,剩下2%則由范冰冰父親范濤持有。

大概因為實業并沒有想象的好搞,7個多月后,范冰冰將這家店轉手出去,專注于網紅帶貨。

范冰冰早就確信這條路走得通。早年她在小紅書推薦的面膜、護膚品、彩妝迅速在全球賣斷貨,也促使她在2018年推出了自有美妝品牌Fan Beauty,一款售價達2399元的美容儀是她主打的第一款產品。


范冰冰在自家淘寶店展示面膜/網絡截圖

現實給了她一次暴擊。小紅書巨大的流量并沒有順利變現,這款美容儀月銷只有幾百件。如今官方店鋪已經下線這款產品。

沒有片酬的日子,范冰冰體會到了賺錢的難。

她迅速調整戰略,開賣價格親民的面膜、眼膜,并整合自己的手里的資源,聯合明星、網紅和素人一起為自己的產品宣傳造勢。銷量破紀錄的那次則是和王思聰的前女友雪梨合作直播,當晚的總銷量突破11萬件,銷售額超過1100萬。

體會到好處的范冰冰開始頻繁與網紅互動、點贊,即使被網紅拉踩也表現大度不予計較。從“女王范”到“網紅范”,范冰冰走得一點也不別扭。在她的淘寶店鋪里,她是唯一的模特。產品介紹中,你經常能看到范冰冰賣力用心地介紹著產品,將面膜細致地貼在自己的臉上演示。該店賣得最好的是一款價值99.9元的面膜套裝。

很顯然,她需要錢。在某二手商品平臺上,除了賣一些服飾,前男友李晨訂婚時送的禮物也被她低價賣出。盡管這些遠不及曾經天價代言的一個零頭,在范冰冰巔峰時期,一度有超過100個代言在手。

現金流的緊缺也表現在范冰冰資本市場的運作上。據媒體報道,去年5月,她清倉了唐德股票,根據當時的股價折算,大約套現4000萬元。2015年2月,范冰冰和趙薇同為唐德影視的股東,在敲鐘現場上演姐妹重逢戲碼,轟動一時。

但缺錢不是范冰冰的全部,范冰冰的神奇之處在于,她大概是唯一一個一邊賣廉價商品,一邊登國外時尚雜志封面的明星。依靠其國際影響力,自去年7月起,范冰冰先后橫掃韓國版《紅秀》、馬來西亞版《嘉人》、俄羅斯版《時裝》等雜志封面。

“無論在形象條件,還是她自身的時尚度方面,以及多年來在娛樂圈的量級,她都是能得到品牌認可的。”一位時尚雜志從業者告訴豹變,范冰冰頻繁拍攝雜志封面有兩方面考慮,一是拍攝雜志會有品牌商務合作,品牌愿意植入對于雜志、品牌、她本人來說都是好事情。另一方面雜志拍攝在藝人曝光度上來說,是正面且有影響力的,也是相對來說輕松省力的途徑,一般一整天就可以收工。

這些品牌商看中的還是范冰冰以往積累的商業IP價值,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但商業IP是需要維護的,只有消耗的話,終究不能持久。于是,范冰冰不斷試探復出邊界。


02
遭資本放棄,復出遙遙無期

法國嬌蘭等品牌商們不傻。賣斷貨的傳聞,以及粉絲號召力都證明范冰冰依然能“打"。她開始為復出鋪路,但復出的春天還沒到來。

范冰冰從沒有放棄過復出。

2018年10月,致歉信發布后第5天,她在自己的超話里安撫粉絲,“感受到你們的心心念念!想你們!”言外之意明顯——等著我,我終會回來。

因偷逃稅,范冰冰被罰8.83億元,但免去了牢獄之災。在空降超話發言前的3個多月里,她一度消失在大眾視野,微博也于6月2號停更。仿佛,靴子落地并不是她的終點,而是她的起點。

突出公益人設,是范冰冰為復出鋪的第一塊磚。

2019年5月,由她資助的公益項目“愛里的心”開展篩查回訪工作,范冰冰和工作人員一起去西藏,她的好友在朋友圈曬出了范冰冰的艱辛:吸氧、牙齦痛臉腫、一地鼻血。除此之外,她還擔任了女童守護者公益大使。今年初的兩次晚會亮相,也和公益頒獎有關。

對范冰冰的封殺像一張看不見卻滴水不漏的天網。不僅沒有影視劇可拍,范冰冰出席活動也變得困難。自2018年起,作為從前的???,范冰冰已經缺席兩次“芭莎明星慈善夜”,后者是娛樂圈一年一度的盛事,留下無數花旦明爭暗斗的名場面。

去年5月,范冰冰本是一場活動的C位,但在活動正式開始前,她被P掉了。6月的上海國際電影節宣傳片里,范冰冰出現在第1分45秒,但這條視頻最終被秒刪。

可以說,整個2019年,是范冰冰想突圍卻屢次碰壁的一年。

進入2020年,圍繞范冰冰的“寒冰”開始慢慢融化。這次法國嬌蘭請范冰冰代言與其說是一種試探,不如說是一種認可,沒有品牌會拿自己的利益開玩笑。品牌商們也明白,抵制范冰冰的和擁有消費能力的很可能不是同一批人。賣斷貨的傳聞,以及官網下兩萬多條的粉絲控屏都證明了范冰冰依然能打。

讓范冰冰粉絲欣慰的是,輿情也在變好,從最初的一邊倒,到如今謾罵、支持、懷念等都有。

保持曝光是她為復出鋪的第二塊磚。范冰冰本人在今年也更加活躍,自拍、雜志封面、朋友聚會成為她的微博三件套。她明白,越是沉寂越要保持曝光,這是不被遺忘的唯一辦法。

但作為演員,決定范冰冰能不能復出的關鍵,還是有沒有作品。

目前范冰冰手里的存貨電影有三部,分別是《畫框里的女人》、《她殺》以及《355》。小熒幕作品則是《巴清傳》,由于男女主角先后被負面纏身,重拍之后,該劇播出依然無望。

《畫框里的女人》拍攝于2013年,于2017年在法國上映,英國上映時間也敲定在9月4日,但國內上映時間未定。范冰冰在這部電影里扮演的角色是《如懿傳》里的如懿,乾隆的第二個皇后。劇情是出軌主題,講述了后宮皇后和西洋畫師的愛情故事。由于劇情離奇、拍攝手法詭異等因素,這部電影豆瓣評分只有3.8分,點贊第一的評論是“幾年之內沒有看過這么爛的片”。

換言之,范冰冰想靠這部影片贏得口碑是無望的。

此外,《她殺》也早于2018年5月殺青,但上映日子一直未定,唯一確定上映的則是特工題材的《355》,該片將于明年1月上映。不過,諜戰片一向以刺激的打斗著稱,女特工也往往是花瓶定位,演技方面的突破并不明顯。

長久以來,范冰冰以美著稱,演員海清的媽媽曾在藝考場上見過范冰冰,她對海清說,“這女孩真漂亮,她考上了沒你混的。”

她的臉引領了一個時代的審美。范冰冰也大概也是將美商業化的第一人,她的紅毯造型,她的大膽發言、甚至她的一舉一動都比作品更引人注目,這也是她被稱為“流量明星鼻祖”的原因。

只有美終究是不夠的,因為沒有過硬的作品,范冰冰以往和現在都缺乏被尊重。

2016年10月,范冰冰出現在武漢華中師范大學音樂廳,為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做宣傳,卻被突然要求必須下臺離開,隨后,疑似華師大副教授發文針對范冰冰,稱“華師大不歡迎這樣的戲子”!一起合作過的馮小剛也曾在公眾場合,評論范冰冰的身材“胸好大啊”。并稱她為明星,而不是演員。

路人緣方面,范冰冰這兩年一直是黑紅體質,整容等傳聞層出不窮。以至于她在自己博客里寫道:萬箭穿心,習慣就好。

轉移幕后,不失為一種轉型。但從以往的動作看,范冰冰的商業轉型并不出色。她目前依然是4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只是這些公司的出資方多為其父親母親,或者說是范冰冰自己。

高光時刻時,范冰冰也曾被資本看好。4年前,唐德曾籌劃以現金方式擬收購范冰冰及其母親張傳美名下的愛美神51%的股份。之后,雙方又出資成立合資公司,不過合作推出的《巴清傳》并沒有復制《武媚娘傳奇》的成功。范冰冰的清倉,也可以看做是唐德的一次切割。

除此之外,2016年,無錫愛美神也曾發生股權變化,注冊資本由300萬增加至1500萬,新增股東為北京太易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目前該公司已于去年1月退出。資本已經放棄了范冰冰。

人在逆境中的選擇往往更少,轉型幕后并非易事。毫無疑問,逃稅風波700多天后,范冰冰不管是復出還是轉型都面臨挑戰。

03
結語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互聯網的記憶又是短暫的。

在今年大火的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里,黃圣依、伊能靜等人皆有一身的黑點,再次曝光后,對她們業務上的肯定還是占了上風,黃圣依等人也因此收獲了一波商業變現,先后接了不同的代言。

當然,有黑料和觸碰法律底線性質上并不等同,這也是范冰冰復出的難點。對于范冰冰來說,代言是沒問題的,資本看重的是她的名氣。但想要回到巔峰狀態就很難了,真的復出需要有作品的支撐,更需要一些不可捉摸的運氣。

終究,人們貼給范冰冰的標簽,不只是“女明星”、“商業女王”,還有“逃稅者”。

有人拿范冰冰和同樣逃稅的劉曉慶對比,后者經歷牢獄之災后成功復出。但范冰冰不是劉曉慶,范冰冰的時代也不再是劉曉慶的時代。